首页 > 冷酷秦侯别跑 > 第九十六章天牢密话

我的书架

第九十六章天牢密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牢内唐子植满脸惬意的侧躺在干草堆上一副洒脱不羁的样子,此时的他完全没有半分做为一个囚徒的自觉性。
  至于隔壁的囚犯们不知为何一反往常的安静了下来,充斥着霉味的牢房内的空气中散发着若有若无的的香气。
  “公子在此处到是几位洒脱,可不知忙坏了在外面的我等。”清冷的声音从牢狱中响起,随着声音的落下一位身穿青色长衫的翩翩公子从阴影中走出来。
  唐子植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双眸微微睁开一副半醒不行的样子。
  “太子殿下将您关在此处,难免有些过分!”青年公子从衣袖中掏出一方白帕遮挡住口鼻,明显是忍受不了天牢内那股子霉嗖嗖的气味。
  “做了错事就要受罚,以大哥的性子这次只是将我关在此处已经算是饶过我这一次,”唐子植将垂在自己胸前的散发拨到背后淡淡的说道:“让你查的事情如何了?”
  “暂无太多的消息,不过应该和在路上的哪位有些关系。”青年公子走到圆木栅栏墙旁透过缝隙看着里面有些狼狈不堪的唐子植双眸深处闪过一丝的怜惜。
  “本公子当然知道此事和那位有所关联,”说到此处唐子植忽然坐起来盘膝看着青年人说道:“若无证据一切都是徒劳无功,仅凭我们的猜想完全没有任何的用。
  这几日还要麻烦你了,太子那边你要多加配合,不要因为我被他关在此处就心生间隙,处处给太子下绊子。”
  “喏!”青年人眉头微蹙轻声说道,至于有没有讲话听进心里面去那就不得而知。
  “不过太子此次将您关在这里着实是过分,还望您能够换一个洁净些的住所。”
  “啧,你以为我想,你信不信只要我敢离开牢房半步,不出半个时辰太子就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到时候他不知道又该如何收拾我。
  对了,外面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本公子可不信他能够忍下去这顿气。”
  唐子植嘴角微微翘起一副智珠在握一切尽在他掌握中的样子说道。
  “太子与实施‘止戈令’,听闻反对声很大,据可靠消息已有很多江湖门派的宗主正向长安城赶来。”青年公子将自己所知道消息如实的告诉唐子植。
  “这倒是挺符合我这个大哥的性子,估计这次江湖上的那些人就算不死也要被大哥拔下一层皮来,想必他这么做为小樱出气是一方面,试探朝堂上的群臣又是一方面。”
  唐子植听过青年公子的所说的消息后摩擦着自己略微泛着青色胡茬的下巴分析道:“既然如此不妨帮帮太子,不要让那些掌门人轻易的来到长安城。
  将事情办得干净利落些,最好和哪位正在回来的老爷子牵扯到一起。
  你说当外公的为自己的外孙女报仇不该是理所当然的吗?
  此事本殿下只需要你我两人知道!”
  “喏!”青年公子轻声说道:“据最新消息四皇子殿下还有三日抵达封地。”
  唐子植眉头轻挑有些惊讶的问道:“四哥还是一既往的兵贵神速,这一路上就没有人送送他?”
  青年公子将捂住口鼻的手帕拿走,看了看四周眼中闪过一抹嫌弃之色。
  “没有,四殿下他一路顺风,若不是四殿下故意暴露踪迹,估计就连我们的人也不知他现在到了何处。”
  “啧,四哥这是在把自己当作饵料了,不过这也得亏太后他老人家能够忍得住。皇后那边有何动作?”
  “皇后近日一直呆在后宫之内,貌似一如既往的安静无任何的动作。”
  青年公子对于唐子植的问题称得上是有问必答,不过再回答有关皇后的问题是脸上闪过一丝的疑惑之色。
  “诃,这位明显是打算坐收渔翁之利,过两日让礼部侍郎进来。顺便把国舅拉进这个漩涡之中,我就不信皇后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那个不成器的兄弟死在她的面前,本皇子几人的便宜可不是说沾就能沾的。”
  唐子植说起国舅时面露不屑之色,国舅可是皇后的一个软肋,而国舅平常低调也就算了但惜人家平日里可是极为张扬。
  有这么一个顺手的工具若是不用那岂不是太过可惜,顺便拿国舅来试探一下唐皇对于皇后的耐心还剩下多少。
  对于这种一箭双雕的操作,唐子植玩起来简直是不要太过熟练。
  “喏,回去我就安排下去。”青年人将唐子植的话牢牢记下恭敬地说道。
  “如此甚好,最近几日切勿来看我,就让我在这里好好的多歇息几日。”唐子植重新恢复一副懒散的的样子。
  青年人朝唐子植行了一个拱手里转身就要离去,不了这时身后又传来唐子植的声音,他停下将要迈起的脚步。
  “对了,穆青最近若是有时间的话将库房好好的清点一边,不知道这丫头这些时间又拿了我多少宝物。如过可以的话最好换一把锁,要是能让那丫头原来库房那是再好不过。”
  穆青听后唐子植的话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并未回答唐子植的话反而装作一副我没有听见的样子抓紧时间离开。
  对于唐子植最后的吩咐穆青只得说自己实在是有心无力,因为这句话唐子植说了不下于十遍,而每次某人总会屁颠屁颠的将钥匙交到某位公主的手中。
  唐子植看着穆青离去的背影不由得砸吧砸吧了嘴,话说自己每次自己的宝物被小樱拿走,该不会是他在一旁帮忙的吧。
  等自己出去之后库房的钥匙还是自己亲手拿着比较好,如此一来看那丫头如何再进库房拿自己的东西。
  此刻御史院内,某个身穿丫鬟衣服的形迹可疑的公主冷不丁的打了喷嚏。她疑神疑鬼的看向四周一副总有刁民想要害自己的样子,见四周无人她快步走向一个房间内。
  唐樱从腰间掏出一个瓷瓶,将里面的白色粉末一一倒进房间内的茶壶中,随后急忙转身离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