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冷酷秦侯别跑 > 第一百章得意的唐樱

我的书架

第一百章得意的唐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吧,这次出何处打猎?”太子的脸色瞬间变得平淡起来,声音听起来就如同那无色无味的白开水一般。
  唐樱对于太子这种前后不一的态度毫不惊讶,太子要是没有任何的变化她都要怀疑对方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不要生气嘛,人家保证你听了这次邀请我的主人的名字后,你一定会十分乐意前往。”说到此处唐樱故意的卖一个小小的关子,双眸中充满小小的得意看向太子。
  太子对于唐樱这种故意引起自己好奇心的话题自然是选择配合,再说他又不是真的唐樱的生气,之所以这样做不过是让她稍微长一点记性而已。
  “是谁邀请你去打猎的?”太子装作一副我很好奇地样子,实际上心里却是想着回头该怎么收拾那个敢擅自带唐樱去秋猎的家伙。
  唐樱见太子向自己问道,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一副很是得意的样子,看起很是享受太子如此配合的态度。
  “是姓秦的邀请我去秋猎。”唐樱有些小得意地说道:“正好你去看看他这次在打什么鬼主意?”
  太子:“……”
  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对了别忘了叫上十一皇兄,”这时唐樱又说道:“正好看看你们的箭术有没有退步。”
  太子听到唐樱这句话不由得发出一声轻笑,这丫头这次过来恐怕主要是让自己释放小十一吧。
  “我现在怀疑你主要是为了小十一而来?”太子目光灼灼地看向前面路过的禁卫军轻声说道。
  唐樱脸上带有些许的不屑,道:“哼,我才懒得管他呢!我巴不得他不出现在我面前,不过谁让人家请柬上提到了他的名字呢!
  我现在找不到十一皇兄被你关到了哪里去,所以只好把话带给你咯。
  至于你和十一皇兄去不去那就不关我的事情了,反正到时折损的又不是我的颜面。”
  说着唐樱从衣袖中掏出一封请柬,上面两个金灿灿的描金字体在阳光下熠熠生光。
  太子瞥了眼请柬得封面,当下便已经确定这请柬是真的,不是这丫头在糊弄自己。
  毕竟请柬好作假,但请柬上的那两个描金字体中上面的细微图案可骗不了人。
  “你就没有想过秦侯为何邀请我们兄妹三人去秋猎吗?”太子见唐樱将请柬收回到衣袖中随口问道,实际上他在对于自己的这个问题并未抱有多大的希望。
  这丫头若是能够回答上来,那么老母猪便能够爬上树上面去。
  想他这个妹子可是出了名的不爱动脑子,实际上唐樱的回答也确实如此。
  “懒得去想,大不了到时候多带些护卫呗!”唐樱满脸不在意的说道:“四哥曾经说过: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虚妄!”
  太子此时突然有种出现到唐枫面前揍他一顿的冲动,这一天天的都教了小樱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在寿宴上太后一旦有受到略微实质性的伤害,到时父皇必定会严查一番,届时唐樱必定会暴露出来成为一个出气筒。
  一想起自己的好四弟太子就不禁气不打一出来,若有机会见了他一定要问问他是亲情重要还是一个女人重要,为了一个死去多年的女人竟然狠心到利用自己的妹妹。
  唐樱见太子面色有些不愉于是极为聪明的选择了闭嘴,摊上这样一个喜怒无常的大哥唐樱觉得自己很是心累。
  所以说还是和十一皇兄在一起时比较好,她可以发誓绝对不是因为唐子植的油水比较足。
  再说了他们兄妹两人不想来就是: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吗。
  别看唐樱平常拿了唐子植那么多珍贵的美玉,但实际上对于大唐樱来说她拿的都是‘真’辛苦钱,不然真当她每次帮唐子植将对方看上的良家美男带到对方府上是多么容易的事情。
  “我说大哥你到底把我们的仙人关到哪里去了?”走了一段路后唐樱见太子的脸色好了一些后,于是开始在某边缘疯狂的试探。
  不管怎么唐子植也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哥哥,虽然那天想把自己撂下偷偷回府,但不论怎么说他们也是血浓于水的啊。
  嗯,找到关十一皇子的地方后,唐樱首先决定给他带过去一大桶辣椒水再说。
  “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太子瞥了眼某位陷入幻想中的公主一眼淡淡的说道,对于唐樱心中所想太子大致的也能猜出一二来。
  这丫头向来都是很小心眼的,那日在城内发生的事情太子可是听千磊说了。
  面对唐樱的请求太子自然答应了,不为别的,就为唐樱对小十一的一片亲情也要答应。
  “小十一前几日求我帮他找个安静的地方读书,我见最近天牢中犯人极少,哪里也十分的安静所以给他推荐了哪里,想必他正在哪里专心研究学问。”
  某位将自己弟弟囚禁在天牢里的太子极为平静的说道,看他的样子仿佛真就如他所说的一般。
  “那行,我待会儿去看看十一哥哥,顺便再给他带些喝的过去。”唐樱一副我信了你的话得样子,对于唐子植到底是怎么进去的太子用的是什么样的借口,她并不是特别的关心。
  “你现在去干嘛?”太子见唐樱要离开有些好奇地问道。
  唐樱回过身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当然是回宫给十一皇兄准备些喝的过去,毕竟我不能空手过去。”
  太子将一块木制令牌交个云袖低声道:“拿着这个,别让你家主子乱来!”
  “诺!”云袖接过太子递过来的令牌轻声恭敬地说道。
  看着唐樱和云袖这主仆二人离去的背影,太子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可惜了,这次无法亲眼看到小十一被小樱亲手收拾的样子,不过一想到那场景一定是极其友善的。
  当然他交给云袖的那个灵牌不过是以防万一而已,令牌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不过就是在长安可以随时的调集数十名禁卫军罢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