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冷酷秦侯别跑 > 第一百一十三章下棋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三章下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启禀殿下贼人皆以昏倒了过去!”这时鸾凤司中的护卫检查一遍刺客都已真正地昏倒后回来禀告道。
  “嗯……”唐樱稍微的沉吟了一下道:“将他们所有人都捆起来,等下再找个安全的地方好好的审讯一番。”
  “诺!”
  等到护卫开始将所有黑衣刺客开始捆绑起来时,唐樱托着洁白光滑的下巴大大的双眼微微眯起不知道心里又在打着什么样的坏水。
  云袖见唐樱这般思考不由得悄无声息地想一边挪了挪脚步,一旦这位认真思考起来不知道谁又会跟着倒霉,反正是不管是谁倒霉只要不是自己就行。
  “这个死姓秦的绑架本公主对他究竟有何好处,难道他就不怕本公主遭遇了绑架承受父皇的惊天之怒吗?还是说他一直都是另有所图,亦或者从一开始这就不是一场单纯的打猎?”
  某位公主在那海中闪过无数次绑架自己对与秦子墨所带来的好处,但无一例外都是百害而无一利。
  对于秦子墨这种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行为,唐樱是深深的感到自己的脑细胞不够使用。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姓秦的故意通过这种方式来试探自己手下的鸾凤司护卫的战斗力如何,但是光这样想想就会令人感到很离谱。
  由于猜不到姓秦的这么做的目的,唐樱索性也不再多想,毕竟还是眼下被人满山林被人围杀更重要。
  至于秦子墨那边她已经想好了报复的方法,不管这事情和姓秦的有没有关系,但谁让这人是他手底下的兵。
  “殿下要不要把他们全部……”一边的云袖见唐樱回过神来见所有刺客都被捆绑了起来,于是对唐樱说着话在洁白脖颈上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其目的自然是不言而喻。
  “你想要这么做,你去做!”唐樱没好气的说道,这丫头莫不是真以为自己脑子里都是浆糊,一旦杀了这些刺客,唐樱敢肯定姓秦的一定会发了疯的想办法杀掉自己身边的鸾凤司护卫。
  云袖见唐樱并未因为一时冲动要杀人泄愤,于是悄悄地松了口气,毕竟某位公主殿下向来都是属于不肯吃亏的角色。
  “对了将他们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别忘了拿下来,”这时唐樱对着鸾凤司的护卫幽幽的说道:“再怎么着也要防备他们身上有什么能挣开绳子的利器,一个个的都给本公主困结实了!”
  对于公主殿下这种谨慎的样子,云袖实在是一言难尽。
  从那群刺客昏倒到现在我们的公主殿下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原地,她这样子说好听些叫做君子不利于危墙之下,说难听了则叫做生性多疑且贪生怕死。
  等到一切均已处理好后,唐樱才离开原地上前瞅了一眼,至于那些刺客则有的被绑在了树上。
  作为领头的杂家自然也是受到极大的优待,他整个人像被捆的像是一个毛毛虫般被横放在马背上,身后则是一脸冰冷的鸾凤司的护卫。
  和杂家有这般待遇的刺客不下于三人,至于其其她人马鞍两侧都或多或少的挂有一柄武器之类的东西。
  此刻唐樱坐在马背上正一脸的郁闷,在这群刺客身上搜了半天结果除了兵器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唐樱面无表情地瞥了眼马背上的杂家,现在只希望能够通过他能大捞一笔,不然的话他可真要亏本亏到姥姥家了。
  至于那些被捆在树上的刺客唐樱只得说声抱歉,毕竟人之有那么多无法全部带走,如果不出的话他们在一两个时辰就会醒来。
  至于会不会被山林中的野兽所伤害到,对此唐樱表示自己也是无能为力。
  随着清脆的马鞭声落在马身上,马蹄声也渐行渐远原地至于一群被捆在树上身穿夜行衣耷拉着脑袋的刺客。
  “侯爷,您输了!”
  秦子墨与锦瑟在营帐中对立二座,在他们中间则摆放着一个黑白分明的棋盘,随着锦瑟将手中一颗白色的棋子落下,棋盘上黑子立刻陷入了绝境之中。
  “未言胜,和谈输!”秦子墨将一颗黑色棋子落在棋盘上随意的一处,正因为他的这一手棋使得棋盘上的局势变得更加危险,稍有一个不慎他便会输掉整个棋局。
  “看来,此局奴婢要胜了!”锦瑟乘胜追击吃掉秦子墨的一大片的黑子,幽幽的说道:“此局,您已无任何翻盘的局势。”
  秦子墨闻言僵硬而又冰冷面庞上露出一抹笑意道:“谁说本侯爷无地可落子了,方才本侯不是让出了如此一大片地方,不过你说的确实很对,此局确实是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了!”
  说完秦子墨随意的将手中的棋子落在众多白色棋子中一处空缺的地方,棋盘上的局势瞬间完成了反转。
  锦瑟若有所思的看着棋盘上的形势,这时秦子墨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对于胆小鬼的试探到此为止吧!本侯可不希望日后你们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能够在宫中长大的人从来都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对于这位公主身边无时无刻隐藏的高手仅凭焚琴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奴婢这就去让人阻止焚琴!”
  “不用,让她涨涨记性也是不错的,本侯现在可是很期待她狼狈的样子!”秦子墨出言阻止了锦瑟,同时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若有若无幸灾乐祸的样子。
  对于秦子墨这副样子锦瑟早就习以为常,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双方不会玩的太过过火,必经有一方可是她们未来的主母。
  “侯爷可曾想好对策?”
  “借此机会给朝堂一个罪囚军并不像传言中的那般团结的信号,岂不妙哉?”秦子墨把玩着手中黑色的棋子又接着道:“至于胆小鬼那边,本侯爷早就准备好了上好的美玉来平息她的怒火。”
  “侯爷不妨再来一局如何?”锦瑟将棋盘上的棋子放回棋罐里,于是出言邀请道。
  “故而所愿!”秦子墨难得的声音中不带有任何的冰冷的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