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凡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耀眼的阳光穿透小世界照耀着陈默,那淡淡的金黄,却照不出他内心的思绪,只有他那翠绿的柳枝在这光芒中闪烁。
陈默这是自那次后第一次认真,他双手合实,掐了一个那本古籍中的一个秘法,法印结合,柳枝立于身前,直立,旋转,散发着阵阵绿芒。
所有人都认为陈默是隐藏了实力,如今看来的确如此。
陈默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孩,他清楚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也知道那本书里的东西意味着什么,但他还是这样做了,不是为了那虚无缥缈的第一,也不是为了什么道盟至宝,似乎只是一个男生为了让眼前的女孩正视自己的举动。
他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但内心不受控制,自然而然的用了那本不该用的力量。
杜子腾在台上若有所思道:“要不是亲眼看到,我是真想不到他竟然会聚合术。”
此刻的欧阳玉脸色第一次严肃了起来,她高举着的巨剑和其心意相通,似乎在告诉着她这个术法的凶险。她眉头一皱,不等陈默施展结束,径直冲了过去,巨剑冲着他身前立着的柳枝就是一挥。
巨剑撞击到柳枝,没有像往常一般斩断,砸下,而是发出轰然一声巨响,如同两把巨剑相撞。
聚合术,聚天地万物,合世间道法,可聚可合。
在巨剑挥下的瞬间,陈默的秘法施展完毕,柳枝如今是柳枝,又是巨剑,可是天地万物,又都不是。
陈默单手一抽那撞击下的柳枝,带着翠芒就是反手一抽,细柳如鞭,竟似乎丝毫不惧巨剑锋芒,绕过巨剑对着它身后的欧阳玉就是一击。
欧阳玉来不及反应,架身格挡,只是她小瞧了这一击的威力。
下一刻,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只见欧阳玉竟如同被巨物撞击般,如受重创,整个人向一侧飞了出去。
一时之间,看台上的所有人都站起了身子,更有甚者失声叫了出来,谁也没想到,轻轻一鞭,威力如此巨大。
欧阳玉也是个狠人,单手握剑,往地上一插,生生止住了身体的移动,她的脸色惨白,嘴角不断有鲜血流下,在没有人看见的情况下,她迅速拿手擦拭去。
所有的人都惊得呆了!紧接着,现场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和呐喊。
“好!!!”
欧阳玉面冷如霜,冷冷的看了看四周,身体在停下的瞬间,立刻做出了反击,她右手举起巨剑在空中一转,将自己的身体往起一带,接着前倾,用力一甩,巨剑径直朝着陈默砸去。
陈默面色平常,双手自然垂下,右手握柳,左脚前曲,做太极姿势,空中画圆,柳枝一甩,绑住空中砸下的巨剑,原地转身画圆,借势一甩,巨剑绕其一圈后再次返回。
说时迟那时快,欧阳玉身体已至,于空中接住返回的巨剑,径直而下,直劈陈默面门。
柳枝一甩,陈默双手各拿一头,柳枝瞬间散发出绿芒,蜿蜒柔软的细柳此刻僵直,接下了那径直而下的巨剑。二人相接处爆发出一个力量碰撞的圆,轰鸣再起,震耳欲聋,绿芒灰土,四散开来,所到之处,理石竟碎,地板寸裂。好在周边看护的师长反应够快,及时开阵,挡住了这股能量的扩散,没有波及到看台之上。
欧阳玉与陈默身子此刻也都是大震,即刻互相弹开,跳站在后方。
看台上的同学们,此时也无不变色,自现代玄清更名为大学起,没有一场比试如今天一般,如此激烈,场面宏伟异常,不过片刻之间,偌大一个擂台竟已经四分五裂了。
“好!!!”又是一阵呐喊在人群中爆发。
欧阳玉双手握着巨剑,身体微弓,聚精会神,严肃愤怒中透着一丝淡淡的兴奋。
反观陈默,却有些古怪,他神情自然,眼睛半睡半醒,好似一切操作都在睡梦中一般。
尽管如此,但陈默心里却是有苦说不出,聚合术本就是秘法,对灵力的使用过于庞大,原先以为对面法宝不过一般法器,如今的对打之下,才发觉这巨剑远远超出了他的想像,每一次的聚合,他灵力便瞬间抽去大半,每一次的撞击,他都感觉经脉骨骼俱裂,若不是他心间有十根金丝龙须护着,勉强坚持着,要换成一般人,不是被秘法抽成人干,就是被撞击的吐血身亡。
再看欧阳玉,除了先前一击之外,丝毫没有什么异样,巨剑的挥动越发灵活,威势也越来越大。陈默苦不堪言,甚至想着不如认输算了。
另一侧欧阳玉心里却也是吃惊不小,她没想到这个名为陈默的男子竟然可以和自己抗衡。从交手情况来看,她直觉地发现陈默的修为其实并不高,应该不过是三层,远远不如自己,但不知为何他运用着这根被加持过的柳枝,并且还有余力,在自己的巨剑之下,竟然威力一般无二,如同自己在和自己打,更气人的是,那柳枝竟然还可以化为柳枝,防不胜防。
念及此处,欧阳玉心头又是一阵气血翻涌,身子踉跄,几乎差点失去平衡。
欧阳玉银牙一咬,脸色惨白,衣襟无风自飘,身体略低半分,借势挥动着巨剑,环绕了自身一圈后,朝着陈默丢了过去。
陈默柳枝一挥,翠芒一闪,巨剑霍然弹回,欧阳玉疾探右手,握住巨剑。
在她手掌与巨剑相触的那一刻,刹那间霞光万丈,吞没了她的身影,光芒闪烁,照射四方,让众人皆睁不开眼,巨剑剑身一震,发出如龙吟一般的巨响,龙吟怒吼,直上九天,那巨大的石块中,此刻被欧阳玉反手缓缓抽出了一把剑来。
“石中剑”被拔出来的这一刻,天空瞬间明亮,半空之中缓缓出现了一个巨大漩涡,剑芒霞光倾撒一地,欧阳玉此刻如同九天玄女下凡之后,冲霄而起,似乎要再次返回天界一般。
陈默此刻心中早已忘了认输不认输,和在场所有人一样震惊在这万丈霞光之中,他的内心隐隐有些震动,一种难以名言的震动,尤其是在这声龙吟之后,内心里有着一种难以压抑的异样感,喉咙很痒,似乎想要怒吼。
就这样,陈默在无形的压迫下,迫使他于半空之中,仰天长啸。
龙吟怒吼,声震八方。
忽然间,小世界里,狂风大作,云气沸腾!
先前的龙吟再次响起,由远及近,似从天上而来,从悄不可闻迅速增大,直到震耳欲聋,让人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
欧阳玉此刻立于霞光之中,手握宝剑,和天地融为一体,而那原先包裹着宝剑的巨石,此刻立于身旁半空中,如同一座凭空出现的大山。
欧阳玉轻轻的举起了手中的剑,冲着陈默,缓慢的一挥。
这一挥,那么轻,那么慢,所有人都清楚这一场比试,竟已是生死之争。但不知为何,却没有人出来制止?
远处的玄清真人,微微笑着,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立于擂台边护法的吴久堂他沉默不语,紧皱眉头。
陈默在霞光下开始面孔扭曲,五官七窍在这片刻间突然全都流出血来,他艰难的举起了手中的柳枝,试着去格挡。
看台上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直了眼,再无一人发声,其他师长,也纷纷变了脸色。
宝剑剑芒撞击柳枝,爆发出“轰”一声巨响,紧接着一声龙吟从在陈默体内响起,如天际惊雷,骤然出现,小世界内所有人都为止一震,顷刻后,一切又如常,欧阳玉依然立于天际霞光之中,紧握宝剑,只是她的嘴边却缓缓流出了一道鲜血。
嘉宾席位,看见这一幕的慕无双师长突然起身,玄清真人笑脸全无,眉头紧皱。
陈默耳边只剩下了狂风呼啸的声音,眼前一片模糊。如果他还听的见,就会听到周围看台上,所有同学们的惊呼,呐喊之声。
感觉不到痛楚了,陈默眼睛再也睁不开了,他突然想就这样沉睡下去,也挺好的。
眼前出现一道白光,白光刺眼至极,即便是闭着眼也感受的到。
光中出现一个人,一个陈默一直思念之人。
娇嫩的尖下巴,一双清澈明亮双眸的美眸,柔顺的披肩发。
她穿着一件大红色露香园绣鸾纹锦子裙,下衣微微摆动是一件红色川绣缃缥裙,云鬓别致更点缀着红花,白皙如青葱的手上戴着陈默曾用狗尾巴草编制的丝绿指环。
“呵,怎么这么没用,才两下就不行了?废物!”她自顾自的走到陈默的身边,半蹲着看着躺倒在地上的陈默,毫不怜惜的骂着。
陈默听着声音笑了,笑的很开心。
他努力尝试睁开双眼,努力伸手擦去了眼角的血和水!想要看清眼前人。
但被制止了。
女孩握着陈默那努力擦拭的双手,怒斥着。
“别擦了,脏死了,洗手了没有,是不是我不在,你就又偷懒啊?”
陈默笑的很开心,笑着回复着:“是啊,是啊,所以你要好好监督我才行啊。”说着,说着,陈默的眼角的血水不断划下。“所以,别走了,好吗?”
女孩想了想,打开了陈默的手,起身:“不好,要你管,我还是要走的。”女孩说到这,无奈的叹了口气。
“唉----”
陈默急了,他挥着手四处摸索着,希望再次抓住她,大声叫着:“别走了,要走,也带我一起走,好吗?带我一起走!!!”
“带我走吧!!!”
女孩顿了顿,无奈的说着:“陈默,醒醒吧,我不过是你的一丝幻想,醒醒吧。”
-------------------------------------
欧阳玉的嘴角缓缓流出了一道鲜血,龙啸过后,紧接着,她浑身开始颤抖,剧痛难忍,气血在震动的经脉中到处乱窜,仿佛要破体而出。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这美丽女子,从那万丈霞光中跌下。
顿时,漫天霞光消散了,一切凭空消失。
结束了吗?
一切都到此为止了吗?
宝剑重回巨石之中,而她就这样的坠落,她望着天空,闭上了眼睛。
天地间,突然静了,时间在这一刻如同停止了一般。
“轰隆!”低沉的呼啸仿佛从天边传来,回荡在整个天地之间。
欧阳玉的心头忽然平静了下来,在这一刻她感觉到一丝久违的平静和舒适。她很久没有这样轻松了,天地间只剩下了安宁,这短暂的时刻,像是自己期待已久那样。
她立在风中,衣衫飘飘,娇小的身躯没有了那巨剑的压抑,轻松至极。
这一刻她笑了,她冰冷的面庞出现了一丝松动,她笑了,笑的那么开心,她睁开了闭上的眼,所有的东西都定在那里,只有地下陈默的目光却注视着自己。
二人又一次的四目相对,如同那晚一样的巧合。风雨呼啸,天地朦胧,这美丽女子,与他静静相望。
陈默看着她,她看着陈默。
欧阳玉的眼角划下了那久违的笑意,滴落。 陈默眼角划下了那喜悦的血水,飘零。
两个人都在笑着,异常开心。
欧阳玉看着陈默的眼神,喜悦却又悲伤,仿佛先前那时,明明看着自己,却又不是自己。她突然有些好奇,好奇这个男人到底看见了谁?又在想着谁?是谁这么幸运被他一直铭记?
记得如此深!记得如此浓!
你是谁?可以这样被记住?可以被他牢牢记住,坚定的选择!
我也想。
我也想!
我也想被人坚定的选择!!!
我也想啊!!!!
欧阳玉的眼中再次透漏出悲伤和愤怒,可最后还是归为虚无,连叹息都没有。
陈默忽然笑了,笑的如此哀伤,如此凄凉,一切又回归平常,自己还是那个自己,一无是处,一无所成。
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在陈默耳边炸响。
“接住我。”
这个声音是那么熟悉,那么动听,那么俏皮。
许久!许久!许久!
霞光散去,朦胧不再。
看台上所有人怔怔地看着这一幕,一个满是伤痕的少年,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缓慢的伸出双手,晃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如鬼魅一般接住了天上掉下的仙女。
一片寂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