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到你心动 > 第23章 第23章

我的书架

第23章 第2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人在游乐场里玩到晚上十点钟。

夜晚的游乐场,虽然不像先前玩得刺激项目那么有冲击,但好像体验还不错。

杨舒发现,那些刺激的项目,快乐来得快去得也快,每次结束后,失落感也会随之而来,一点点吞噬掉先前的好心情。

但今晚这种不同,从始至终都是淡而舒缓的惬意,即便从游乐场出来,好的情绪也能持续很久。

这是一种以前从没体验过的,慢慢渗透进骨子里的愉悦。

回到车上,杨舒主动系上安全带,跟姜沛聊起那个一年约定的事:

“虽然我答应做你女朋友,但毕竟这不是正经谈恋爱,我们需要约法三章,接下来的所有要求咱们俩意见达成一致了,我们才在一起。”

“换种话说,游戏开始之前,我们得先来制定一个游戏规则。”

姜沛坐在驾驶位,散漫倚着靠背,好整以瑕地看着她:“我洗耳恭听。”

这些规则杨舒已经思考一整天了,此时掰着手指一样一样说给他听。

“第一,时间上我们就从半个月前做情侣那次开始算吧,那天是9月21号,也就是说,我们一年后分手的时间为明年的9月21号。”

她看向姜沛,“你没意见吧?”

姜沛点头:“可以。”

杨舒继续往下说:“第二,这一年期间,我们的事不能让姜姜和你家里人知道,免得将来分手的时候会麻烦。另外,我们要互相尊重对方的隐私,只要对方不想说的事,坚决不能追问,请保持好界线,不能越界。”

“第三,也是很重要的一点。”

杨舒舔了下唇,欲言又止,最后果断硬着头皮道,“我们可以满足对方生理方面的需求,但两人不在一起过夜。”

这条是杨舒深思熟虑后决定的。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还是很容易养成某种依赖的,所以最好互相保持点距离,这样将来分手的时候才能果断。

何况,她也没有晚上跟异性睡在一起的习惯。

上次那个晚上,纯属意外。

“这个要求,能接受吗?”

姜沛静静望着她。

车内光线黯淡,有浅浅的暗影落在她半边侧脸,那双眸子清澈,跟他讨论这些时清醒又坚定。

他们俩好像不是在说恋爱的事,而是讨论一项冰冷没有感情的合约。

“你这一搞,我们不像是男女朋友关系。”姜沛缓缓抬眼,“倒像为满足自己的某种需求,找了个固定的性、伴侣。”

他随意把玩着车钥匙,意味不明地笑了声,“看来你对我上次的表现挺满意。”

杨舒:“……”

“还有吗?”他收了笑,下颌线条极淡,漆黑双瞳漫不经心移向窗外。

杨舒挽起鬓前一丝碎发夹在耳后:“还有就是赌约的事了,这一年内,我们只谈情不说爱,如果谁动心了,就算输。”

姜沛哂笑一声:“输了怎么办?”

她眉梢一挑,眸中有狡黠一闪而逝:“谁先动心谁是狗,输的人要在对方面前学狗叫。”

“学狗叫?”姜沛微微眯起双眼,指尖勾起她尖尖的下巴,嗓音清润又撩人,“那你不叫定了?”

杨舒拍掉他的手坐正:“谁叫还不一定呢。”

“对了,”她看向姜沛,“再补充一句,如果中途谁赌输了,学狗叫的惩罚过后一年之约自动失效,咱们直接分手,从此各不相干。”

“那要是双方都动心了呢?”

杨舒果断摇头:“不会的。”

姜沛:“怎么说?”

杨舒:“我就没长心,怎么动心?”

姜沛:“……”

杨舒把刚刚说的事在脑海中过一遍,问姜沛:“我该说的都说完了,你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姜沛修长好看的指节敲着方向盘,沉吟片刻:“我只有一个要求。”

他望向杨舒,“合约期间,时刻记得自己的身份,同其他异性保持距离。”

“这个简单啊。”杨舒爽快点头应下。

她以前也没跟哪个异性走太近过。

“那你也不能。”杨舒补充自己的要求,这种事情上,她肯定也不能吃亏。

“当然。”姜沛浅浅扯了下唇角。

今晚上巴拉巴拉一大堆,也就这条让人心情愉悦。

“走吧,送你回家。”他发动引擎。

——

车子抵达落心小区大门口,杨舒解下安全带,跟姜沛道:“你靠边停下就可以。”

姜沛余光看她一眼:“不带你男朋友认认家门?”

杨舒想了想,觉得他这要求也不过分,而且他以后肯定是要来的。

小区安全管理方面做得好,外来车辆不能随意进入,杨舒下去跟门卫打招呼,做好登记,姜沛才驱车入内。

车子开进去,她指了指前方:“我住后面倒数第二排,前面一直走然后左转。”

杨舒虽然手上没太多积蓄,但凭着她如今的收入,怎么也不会委屈自己。

她租的是周边很不错的小区,环境舒适,住房面积也大。

房东一家人在国外,她自从租房到现在,就只签合同时见过一次。

进单元楼,杨舒带他乘电梯上七楼。

输大门密码时,她下意识想用另只手捂住,想了想,又把遮挡的手拿开:0523

门打开,她回头看向姜沛:“带你认过门了,我就不送你了,晚安——”

话音未落,她整个人被推着入内。

杨舒被他抵在墙角,随着大门关上,外面廊下的灯也被阻隔,室内一片漆黑。

两人挨得近,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他温热的呼吸喷洒过来,杨舒一颗心都跟着提起。

适应了黑暗,借着微弱的光线,她后脑被男人宽厚的大掌扣住。

感觉他的唇似乎要朝自己贴过来,杨舒伸手挡住:“今晚不行。”

指腹落在他柔软的唇瓣,男人轻轻吻过她的指尖:“为什么?”

他声音低沉,搀着些微的哑。

杨舒红着脸收回手,嗅到一股淡淡的冷香,似乎是他身上的味道,清冽又好闻。

她深吸一口气,小声道:“我还没收拾呢,家里有点乱,你不方便今晚在这儿,还是改天吧。”

姜沛也没强求,指腹穿过她的发,在她脑袋上轻柔了把:“我明天要出差,归期不定,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或者微信联系。”

他摸出手机,把自己的手机号通过微信发给她。

手机荧幕的光映着他立体俊逸的脸庞,眼角眉梢是惯有的痞,又难掩帅气。

杨舒点点头:“哦,好。”

她觉得自己大概没什么事情需要跟他联系。

拉开门,外面的灯光顺势照进来。

姜沛步子迈出后,蓦地想起刚刚她输入的密码,驻足往后面看:“0523,你的生日?”

杨舒一怔,点头。

姜沛:“我是二月十七号。”

食指微屈,在她鼻尖上轻轻剐蹭一下,“早点睡,晚安。”

不等回复,他按开电梯,径直离开。

直到电梯门关上,杨舒还呆呆站在门口,手下意识摸上自己的鼻尖。

怎么像被他调戏了呢?

而且,姜沛这狗比脸皮也太厚了吧,哪有上赶着告诉人家自己生日的?

她拿手机给他发微信:【我记不住】

转身回屋,关上门,那边已经回复消息过来:【生日前我会提醒你】

“……”

就没见过这种厚颜无耻程度的。

杨舒想了想,给他的微信换了个备注:一条狗

——

明天要出差,姜沛还有些卷案要看,从落心小区出来,驱车去了律所。

墨恒律师事务所当初是姜沛的师父莫清玄一手创办的。

后来莫清玄身体出了点问题,姜沛和钱一铭、傅文琛三人合伙接下这律所,这几年在业界混得风生水起,律所的名气越来越响。

国庆假期,律所仍有人加班。

办公室里,西南角一处的灯亮着,傅文琛带着几个律师、助理围在一起聊工作。

傅文琛最近带着团队在忙一个棘手的大案子,假期也不得闲。

看到姜沛进来,有人起来打招呼:“姜par,你这么晚还过来?”

“来看点卷案。”姜沛看了眼一脸疲倦的众人,朝傅文琛道,“还不下班?”

傅文琛看看时间才发觉这么晚了,放下手里的笔:“大家收拾收拾下班吧,最近辛苦了,接下来两天在家好好休息。”

姜沛进自己办公室时,傅文琛跟了进来:“你不说今天白天过来看卷案的,怎么这个点才过来?”

姜沛打开保险柜,从众多档案袋里找到自己要看的那份:“白天有点事。”

傅文琛抄着口袋倚在办公桌边缘,戏谑地笑:“你孤家寡人一个,平时恨不得睡在这儿,什么事耽搁你看这么重要的东西,还得大晚上回来加班?”

姜沛还未接腔,办公室门被人敲了两下,两个小律师探头凑过来。

“姜par,傅par,方不方便问一下你俩的星座?”

傅文琛侧首:“问这干嘛?”

一个小律师道:“看看你们俩匹配什么星座的女生,我们以后遇见合适的好介绍啊。平时就你们俩最常加班,估计就是缺个对象的原因,你看自从钱par订了婚,国庆期间一次都没来过律所,忙着谈恋爱呢。”

小律师走过来:“这个微信小程序测星座配对可准了,你俩也试试呗。”

姜沛淡淡瞥一眼:“这也有人信?”

他打开卷案,忙起自己的工作。

姜沛有时候也会跟大家开玩笑,但他忙起来就比较难靠近,小律师一听这话当即不敢多嘴,只看向傅文琛。

傅文琛使了个眼色,手指往外面指了指,然后率先往外面走。

众人离开,姜沛埋头翻阅着卷案,不知怎的又想起星座的事。

他刚刚知道了杨舒的生日,星座也就有了。

不过星座这玩意儿不准的吧?

想到刚刚那小律师说的微信小程序,拿手机搜了一下,很快找到。

他是2月17水瓶座,杨舒5月23双子座。

抱着随便玩玩的心态,把这两个输上去。

界面跳转,姜沛看到上面的文字:[水瓶座和双子座碰在一起,很容易被对方“电”到,擦出爱的火花,并迅速坠入爱河。不过他们更在意精神层面的沟通与交流,对性方面,可能不那么频繁与注重……]

姜沛读到前面还觉得上面说的有点准,直到看见后面的话,不免内心轻哂。

这东西果然不准!

后面大段大段的文字描述,姜沛没耐心看,直接划到最下方。

[总而言之,这两个星座还是很般配的,配对指数100,属于天作之合,天生一对!]

天作之合,天生一对。

姜沛望着手机屏幕,眼眸微眯,唇角一点点翘了起来。

傅文琛推门进来:“我们点了宵夜,要不要吃点?”

姜沛抬头,脱口而出:“天作之合,天生一对。”

傅文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