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刺客 > 第二十三章 江湖道义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江湖道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北馆的当代馆主名叫史丰兴,已是一个七十余岁的垂暮老人,年近五十才老来得子,有了史大海这么一根独苗。

  史丰兴这人手段极高,已是让北馆近乎四十年没有选出新的馆主,在各方各面都有着不错的建树,为人处事也是没得话说。

  而就是这样一个老人,唯独对这个儿子可谓是极其溺爱,也因此造就了史大海骄横跋扈的性子。

  此时的北馆中,史丰兴正趴在史大海的尸体上放声痛哭,他本想着要改一改北馆的规矩,让他儿子来这馆主之位,却不想今天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此时的他儿子死了,自己也没几年活头了,他这余生似乎也没了意义,等他哭够了,眼中的悲戚也就变成了愤怒与仇恨。

  他已经从手下抓来的几名路人口中得知了这经过,他怒极而笑:“好!真是好的很!一个教书的,还有一个白化病的,好!真是好啊!

  马上给我召集北馆所属的所有高手,以及供奉的八位能人异士也请出来,等为我儿子报了仇,也就到了推举新馆主的时候了。”

  此言一出,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三名副馆主眼中一亮,想不到史大海这小畜生死了还有这般好处?

  虽然心中恨不得拍手称快,但现在也只能故作悲伤的说道:“还请馆主节哀,人死不能复生呀,不过馆主说的没错,这仇必须要报!”

  在史丰兴积年累月的执掌之中,北馆早已有六成势力完全臣服于他,再加上三名副馆主的鼎力相助,这北馆人马竟是不到半天就全部召集齐了。

  史丰兴把一切看在眼里,心中却是不屑的冷哼,这三个家伙怕不是等着这一天不知道多久了,只是自己让了位,就一定是你们三个里出这个馆主么?

  夜色已是悄然降临,天空中的月亮却只见变撇,噬见时间差不多,便悄然离开了破庙。

  他出发的早了一些,北馆之人还未出动,史丰兴正站在高台之上进行动员,而在他身后则是站着八名装扮各异的中老年男性。

  等史丰兴说完了,把人之中为首的一名道士走上前来:“我们在北馆承蒙史馆主照料多年,为我们营造了一个舒适的修炼环境,如今正是我等回报之时,我空雷山云天道人义不容辞!”

  此言一出,立刻得到了潮水一般的响应,而就在这时却多了一道寒冷如冰的声音。

  “义不容辞?呵呵,可是会死人的。”

  台下馆众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而八位供奉则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十六只眼睛一同看向了声音的来源。

  噬就靠在一侧的墙上,出现的悄无声息却并没有直接出手,而史丰兴一见噬的外貌,他便猜出这人就是杀了他宝贝儿子的白化病!

  他顿时下领道:“就是他!杀了他给我儿子报仇!谁能取他首级,我动用全部资源支持他当北馆的馆主!”

  他这话一出,顿时整个北馆都沸腾了,这话是什么意思?那意思就是谁都有可能当馆主啊!就凭史丰兴这些年的经营,有了他的支持,这馆主宝座还能跑了不成?

  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三名副馆主的脸色顿时就黑了,北馆三百多年的历史何时有过这事?这根本不合规矩!

  但他们又能如何呢?三个人加一起都不够史丰兴一个人耍的,除了打碎牙齿往下咽,还能怎么办呢?

  就在此时,银光已是闪起,但凡银光所过之处,便是一颗颗大好的头颅冲天而起,只是几息时间便是吓的再无人敢上前一步。

  噬面无表情的说道:“看来先前是我错了,与你们相比,之前那些官兵倒还可以了。”

  他向前走出一步,北馆上百馆众就要后退三步,已是被噬的血腥手段和无边杀气吓破了胆。

  史丰兴也被笼罩在这杀气之内,但他的丧子之痛已经让他忘记了恐惧,他红着眼嘶吼:“上!都给我上啊!”

  只是任由他如何吼叫,那些平日里对他阿谀奉承的馆众仍是无一上前,反而有几个胆小的嚎叫一声,拔腿就向门外跑去。

  有了一人带头,便有无数个人跟着跑,馆主之位虽然诱人,但也要有命享用才算,这一抬手就杀十几人的杀神,如何能够对付?

  史丰兴的狂怒再无宣泄之处,他又猛地把目光投到云天道人的身上:“道长!求道长给我儿子报仇啊!”

  然而先前还一副义不容辞模样的云天道人,此时一脸的凝重,对一脸癫狂的史丰兴不闻不问,只是死死的盯着噬。

  见这道人靠不住,他又扑向八位供奉中的一名魁梧汉子:“李壮士给我儿报。。。”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就被他称作李壮士的李魁汉一个巴掌扇在脸上:“报你个锤子报,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天下第二刺客,噬!我们这些人加一起都不够他杀的!”

  史丰兴被这一巴掌打蒙了,捂着脸再次看向了杀他儿子的凶手,又回头说道:“那又如何?难道我儿子的仇就不报了吗?”

  云天道人突然说话了:“无量天尊,想必噬此行便是为杀你而来,贫道虽然不能为你儿报仇,却愿以性命为你拖得一时半刻,你快点从密道离开吧。”

  此话一出,史丰兴的神色顿时变了,再看向其余七名供奉,却发现他们脸上尽是决绝的神色。

  李魁汉冷哼道:“还不快滚?难道等着跟我们一起上路么?”

  话音一落,李魁汉竟是先云天道人一步出手,双臂猛然一震,两袖轰然爆开,露出了里面的二十四只百炼精钢环!

  噬的神色出现了一丝变化:“算是条汉子,只是你这一死,李氏铁线拳便要失传了,而你那神武拳师榜第二十一的排名也要便宜了别人。”

  李魁汉双眼微眯,并没有急着出手:“怎么?你认得我?”

  噬呵呵笑道:“北馆供奉在这里谁人不知?来之前随便找个路人问一下就知道了。”

  就在噬说话之时,原本按兵不动的李魁汉猛地动了,强健的身躯宛若一颗炮弹般弹出,双拳对着噬的头顶便是轰然砸下,整个偷袭只在瞬间,更是恰好抓到了噬分神的瞬间!

  就在这一刹那,银光骤然闪烁,已经砸下的双拳却是再也落不下去,唯有一双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拳下的噬。

  李魁汉的尸体倒地,噬却是微微摇了摇头:“可怜这汉子了,算是个江湖好汉,却跟错了人啊。”

  “若是错了,便一错到底吧,贫道修行一生,还请噬先生回答贫道一个问题。”

  看着向自己一步步走来的云天道人,噬淡漠的说道:“我从不回答死人的问题。”

  云天道人突然笑了:“说的也是,但这问题贫道不问,总是身死。。。也难瞑目啊。”

  “那便死不瞑目。”

  噬的声音冰冷的骇人,而比这更加冰冷的是他的剑芒,银光闪起的瞬间,云天道人便死了,也如噬所言那般,睁着双眼而死。

  八大供奉瞬间死了两个,其余六人对视一眼便要一同出手,却被史丰兴拦了下来,只见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竟然主动向噬走去。

  史丰兴边走边说道:“就不劳烦六位供奉为我这老不死的陪葬了,既然我注定要死,那便死了吧。。。”

  当他走到噬的面前,一双苍老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杀子凶手:“只是未能为我儿报仇,老夫枉为人父,纵然赴死也不甘心。”

  噬一言不发的抬手出剑,将史丰兴毫无痛苦的瞬间毙命:“你要为你儿子报仇没有任何错,杀人偿命是自古不变的道理,只是我这条命不是你要的起的罢了。”

  看着转身就要离去的噬,六名供奉齐声喝道:“站住!”

  噬扭过头去,他的侧脸满含杀意:“史丰兴已经死了,还有什么事吗?”

  其中年级最大的一名老者说道:“史丰兴是死了,但我欠他的恩情却还没还,虽然我不是你的对手,却也想讨教一下天下第二刺客的实力!”

  另外五人再次齐声喝道:“还请赐教!”

  噬不屑的冷哼:“毫无意义的死,这就是你们要的?”

  身形掠出,一道银光闪过,已是视死如归的六人顿时毙命,就连自己的名号都没有留下。

  噬默然的看着地上的六具尸体:“可惜我在成为刺客的时候,就不再信奉所谓的道义二字,若是你们遇上当年的我,少不得要把酒言欢引为知己。”

  他再次摇头,嘴角似是自嘲一笑,随即转身离开,临走之时又放了一把火将这屹立了三百年的北馆化作灰烬。

  离开了北馆,他并没有回到破庙与拓拔妖娆会和,而是去了书生所在的私塾,而书生也在私塾之中等他,虽然不曾明说,但二人之间却是有着这种默契。

  “你来了。”

  “来了。”

  “你是现在的血杀王座了?”

  “对。”

  “血杀众在你手中应该发展的很好吧?”

  “快要维持不下去了。”

  “额。。。此言何意?”

  “我哪懂得经营。”

  “不是有专门负责经营的长老么?”

  “成天和我废话,忍不住就给砍了。”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