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刺客 > 第二十九章 山匪抢亲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山匪抢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千面的店铺内,噬将凤栖村的事情全部说出,引来千面的阵阵惊呼。

  不过千面更加疑惑的问道:“不过这凤精能干什么?难不成吃了之后能长生不老?”

  噬双手一摊道:“我是个刺客,又不是江湖百晓生,哪能什么都知道?我能把一百多年前的事讲出来这么多,就好不错了。”

  千面若有所思的点头,随后又问道:“那你觉得这次魔教会出手么?他们在中原必然有着无数耳目,也许已经收到了这件事的消息。”

  噬一声轻叹:“这正是我所担心的,尽量召集天级刺客,就算我们得不到凤精,也不能让它落入魔教之手。

  虽然不知道这凤精到底有个锤子用,但想来也能加点内力修为什么的,如果能再造就一个我这样的高手就好了。”

  千面点头道:“明白了,那我现在就发飞鸽传书召集人手,只要天级的么?地级中也有几个实力不错的。”

  “一并叫上,这次如果表现的好,直接升为天级。”噬头也不会的说着。

  话音一落,他抬脚边走,边走边说道:“干的不错,这么快就把人送来了。”

  这时候千面才发现有两人已经走到了商铺的门口,这二人一男一女,正是洛崖与李诗瑶。

  李诗瑶一路上都在想是什么人要见自己,却想不到最后到达的竟是噬留下的地址,她心中顿时有些惶恐。

  “洛哥,你为什么会带我来见他?”

  听到李诗瑶的疑惑,又看见她脸上的恐惧,一向将李诗瑶视作妹妹的洛崖顿时有些心疼,轻声安慰道:“别害怕,这位大人只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噬闻言一笑,对李诗瑶道:“这么害怕见到我?难不成不想雇佣我为你全村报仇了?”

  李诗瑶猛地摇头:“不是,只是。。。只是我还没有钱。。。”

  噬伸手捏住李诗瑶的下巴,故作轻佻的说道:“你长得这么可爱,算你便宜一点也没关系。

  不过有一个前提,告诉我一些事情,若是答案让我觉得满意,我可以给你一个一文钱雇我的机会。”

  一旁的千面闻言在心中不断冷哼,就是噬这乱开价的毛病,导致现在整个刺杀市场极其混乱,很多目标的价格都与目标的实力不对等。

  李诗瑶不安的看着噬的双眸,却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晕晕的感觉,一旁的洛崖焦急的说道:“还请王座手下留情,不要对李诗瑶使用摄魂大法!”

  噬微微侧头:“我看起来很像是会用摄魂大法的坏人么?虽然我是坏人,但摄魂大法我是不会的,我用的只是普通的催眠术罢了。”

  话音落下,噬一抬手拍出一道掌风,李诗瑶瘦弱的身体便在这掌风的作用下飘到屋内,轻轻的落在一张靠椅上。

  见到噬这一招对内力细致入微的操控能力,洛崖心中再次为噬的实力感到震惊,若是他想要做到这一手,起码还需要十年的苦修。

  靠椅上的李诗瑶歪歪扭扭的坐着,原本灵动的一双眸子变得呆滞无神,愣愣的看着走向自己的噬。

  噬直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的人?”

  李诗瑶的脑袋轻轻一歪,慢慢的说道:“我叫李诗瑶,是凤栖村人,不过凤栖村已经没有了。。。”

  见李诗瑶已经完全失去自主意识,噬直接问道:“你的先辈中可有一名叫做李军的匠神?”

  此时的李诗瑶满是迷茫的眼中又多出几分疑惑,此时的她意识并不由自己掌控,一些不常用的记忆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想起。

  等待了许久,李诗瑶终于说道:“在族谱中曾经记载过一位叫做李军的先人,但是他不是什么匠神,只是一个普通的铁匠,专门。。。专门。。。”

  噬见状便知道是李诗瑶的记忆中出现了盲区,无法继续回答他的问题,大致猜测后补充道:“专门打造砍刀的是吗?”

  催眠状态下的李诗瑶抬手挠了挠头:“应该是的,可是我又记得他最后打造的是。。。是。。。”

  “是一把剑?”

  “对,可是族谱中记载的相互矛盾,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说道这里,噬已经可以确定李诗瑶便是百年前匠神李军的后人,只是李诗瑶父母早亡,她又能知道多少李家的秘密?

  噬试探着问道:“你对李军有多少了解?”

  “没了。”

  听到这么简单明了的答案,噬一阵无语,略作思考之后又问道:“你父亲活着的时候对你说过什么吗?让你一定要记住,绝对不能忘记的事或者东西。”

  此问一出,李诗瑶直接没了动静,一双眼眸中满是疑惑,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想起来。

  “桃李村,我父亲经常说桃李村。。。”

  噬的眉头一挑,居然还真有东西,但为何是与凤栖村隔了一座天南城的桃李村?而且在百年之前,也没有现在的桃李村!它的出现只不过短短六十年而已。

  千面与噬对视一眼,随后说道:“桃李村比凤栖村还普通,难道李家把凤精藏在那里?”

  噬摇头道:“不好说,这个桃李村未必就与凤精有关联,我也不觉得凤精在百年前是落入了李家之手。

  说到底李军只是打铁的,本身武功并不出众,之所以能将凤斩杀,一方面是他铸造出的至寒宝剑,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持剑之人乃是当时的剑宗第一高手。”

  说到这里,噬便停了下来,眉头皱成一团:“在那种高手的眼皮子底下,李军又如何能将凤精拿走?这可能性未免太微乎其微了。

  虽然凤精才被发现,凰便突然杀到,但这个空档不可能来不及将凤精收起,莫非圣凰事件中除了天刀轩和剑宗之外,还有第三方势力?”

  原本在噬记忆中极为简单的圣凰事件变得越发复杂起来,百年前的一件奇闻似乎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又问了一些问题,李诗瑶却再也答不出一个字来,见已经问不出新的东西,噬伸手打了一个响指,李诗瑶便清醒了过来,只是看向四周的眼神有些恍然,就如同刚刚睡醒一般。

  噬对她说道:“你这几天先在这里休息,我会先让人去查一查毁灭凤栖村的幕后元凶。”

  听到这话,李诗瑶竟是说不出话来,只是眼中的感激之情就算不说也能看的出来,终于最后她憋出几个字道:“谢谢你。”

  噬却说道:“谢什么?只是替你查一下罢了,想要报仇还得看你自己拿的出多少银子。”

  李诗瑶顿时愕然,自己似乎还是把面前的人想的太好了一些,刺客如何能不收钱就杀人呢?

  千面指了指里屋的另一扇门道:“门外是个小院,自己挑个房间住下,事情调查清楚了我会通知你,对了,我这管住不管吃。”

  当李诗瑶离开之后,噬对千面说道:“这件事你安排一下,带头是一个自称赤衣上官雨的红衣女子,这就是我知道的线索了。”

  千面点了点头:“这事好办,倒是桃李村那边,除了一个村名以外什么都没有,恐怕会白跑一趟,不如我先找几个人去查看一下?”

  噬摇头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此时正是一个微妙的节点,哪怕是一点的可能性也不能放过。

  桃李村我亲自去一趟,你尽快召集天级刺客前往桃李村,我有点不妙的感觉,似乎那里有着什么很危险的东西。”

  一旁的洛崖出言道:“请王座给洛崖一个机会,洛崖虽然还不是天级刺客,但绝对不会让王座失望!”

  不等噬说话,千面便呵呵笑道:“让你在这里听了这么久,自然就是将你算做了行动的一员。

  另外我可以直接告诉你,王座有令,若是在这次行动中表现出色,可以破例提拔为天级刺客。”

  洛崖神色一喜,双手抱拳恭敬的道:“洛崖必将竭尽全力,为王座取得凤精!”

  噬摆摆手道:“未必就能找到凤精,它的下落不过是百年前的一场疑案,到底存不存在还两说。”

  说到这里,噬的神色变得颇为严肃,就连声音也异常冰冷:“洛崖我很看好你,同时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你是隶属于血杀众的刺客,绝对不能陷入情之一字。

  刺客需要绝对的冷酷无情,哪怕是对老弱妇孺也要挥剑杀之,一旦你有了情,就会有足以致命的弱点!”

  洛崖神色一变,连忙说道:“洛崖铭记于心,纵死不敢忘却!此件事了,必然与李思瑶再无瓜葛。”

  凤栖村在天南城的北面,而桃李村则在天南城的南面,若是站在高空俯瞰,便会发现这两村一城竟是在一条直线之上。

  然而噬与洛崖二人还未进入桃李村中,便发现这里氛围怪异,竟是有十几具被白布盖住的尸体摆在村口,一旁还有不少亲属哭天喊地。

  洛崖低声问道:“难道我们来晚了?只是桃李村怎么只死了这么点人?”

  噬冷哼道:“桃李村里住着个人,江湖上但凡有点见识的都不敢动她半根毫毛,不过那孙子突然跑到护国寺,难道也是因为她吗?”

  胡乱猜测一番之后,噬走上前道:“请问村中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死了这么多人?”

  那老太太抬起头哭道:“都是村里那个寡妇害的啊,自己勾引万枯岭的山大王还不够,还要害死我的儿子啊!”

  噬微微一愣,连忙追问道:“什么寡妇?她跟万枯岭的山匪怎么了?”

  老太太顿时哭的更卖力了:“就是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哦,昨天那群杀千刀的要来娶她,她死皮赖脸的不走,害的那群畜生到处杀人,我可怜的儿子哦。。。”

  听到这驴唇不对马嘴的说法,噬顿时一脸黑线,这特么是山匪下山抢人来了吧?是寡妇勾引山匪吗?等会,寡妇?

  噬猛然一惊,急忙问道:“那寡妇是不是叫贡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