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刺客 > 第三十一章 嗜血狂锋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嗜血狂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原本陆文轩还想先试探一下噬与白昼二人的身份,但等他看清月色下噬的外貌,顿时心中凉了半截。

  他不知道白昼的身份,却不能不知道噬的大名,他猛然拔出腰间长剑,仰头发出一声意味着强敌来犯的利啸。

  听到首领发出预警,所有山匪都停下手中之事,提刀拿剑望向陆文轩所在的位置。

  见到陆文轩这般紧张,噬嘿嘿笑道:“看他这表现就是了,这一次你来还是我来?”

  白昼面色阴沉如水,冷声说道:“还用问么?自然是我来,不然我带着狂锋又有什么意义?”

  见到白昼手中锋锐长刀,又听闻狂锋之名,陆文轩顿时面色大变:“嗜血狂锋,你是屠夫白昼!”

  回答他的只有一道光影,陆文轩的一颗大好头颅当即飞上了天,鲜血瞬间将白昼心中杀意引爆,嘴角悄然露出嗜血的狰狞。

  不知何时,他已是化作一道黑影冲入下方的人群之中,屠刀所至再无半丝生机,一对眼眸已是隐隐泛起红光。

  山匪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纷纷惨死,又叫他们这群无法无天的恶徒如何忍耐?

  陆文轩虽然死了,但山寨内还有两名副寨主在,在他们声嘶力竭的指挥下,散乱的匪徒勉强有了一点规模。

  但很快便再次化作一盘散沙,在白昼的屠刀之下,又有几人能守住心神?莫说是这些山匪,就算是神武皇朝的正规军又承受的了么?

  屠刀挥起挥落,一条条鲜活的人名就这样轻描淡写的消逝,这便是白昼的实力,也是白昼的屠夫之道。

  这不是一场战斗,仅仅是白昼一人的表演,如果死亡在噬的手中单调乏味,那么在白昼的手中就成了一种艺术,只是这艺术并不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反而叫人心胆俱裂。

  本就锋锐无比的狂锋,在痛饮鲜血之后更散发出妖异的光芒,与其说是宝刀,不如说是妖刀更加贴切,一人一刀横行无阻,整个山寨中根本没有他一合之敌。

  两名副寨主见状顿时心中绝望,对视一眼便不约而同的向外退去,只是他们哪怕再三小心,却依旧被噬的双眼捕捉,眼前一晃,噬便出现在二人的身前。

  噬看着二人呵呵笑道:“刚才见二位指挥群匪悍然反击,当真是好不威风,想必在山寨中地位决然不低,现在怎么打算先行离去了?”

  二人见有人拦路,根本不说半点废话,就要拔刀向噬砍去,然而二人砍刀尚未拔出刀鞘,便是一阵银光闪过。

  两人轰然倒地,四只眸子中满是惊骇之色,其中一人嘶吼道:“你是什么人!竟然能够一瞬间就挑断我的手脚筋!你这样的强者为什么要对我们出手啊!!!”

  另一人虽然难忍手脚上传来的痛楚,却依旧强作镇定:“不要叫了,若是我没有猜错,他便是天下第二刺客,噬!不知道我猜的对是不对?”

  噬眼角带着笑意,声音却是不带半点感情:“好眼力,不过知道是我还想出手?”

  那人惨笑:“兔子被饿狼叼在口中尚要挣扎,更何况是我们这活生生的人?还请给我们一个痛快,这样折磨我们可不符合你的大名。”

  噬伸出一根手指在二人面前轻摇:“那可不行啊,先不说你们这命已经被白昼那家伙预定了,单说我是刺客,没人付钱也不能杀你们不是?”

  那人又一次说道:“我的怀中有三百两银票,我请你杀我们两个!”

  另一人不解他的所作所为,而他也不打算解释,只是死死的盯着噬宛若深渊的双眸。

  沉默了一会,噬突然说道:“三百两太少了,这点钱就像让我给你们办事?可不太行啊。”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山寨内的惨叫声已经越来越微弱,直到再无半点声响,才看到白昼倒提狂锋向这走来。

  噬出言问道:“怎么样了?全杀了?”

  白昼点头:“有几个想跑被我用内力震死,现在就剩下这两个了。”

  噬闻言怪笑道:“嘿嘿,还真是想不到你这屠夫还有为民除害的一天,说不定桃李村那些人还要称赞你一番。”

  白昼手起刀落将地上二人斩首,对噬冷哼道:“等我把村子屠了,他们就不会感激我了。”

  噬眉毛一挑:“不是吧,感谢你都要杀?有些不讲道理。”

  “难不成你还打算和屠夫讲道理?走吧,在这呆着已经没什么意思了。”

  白昼话音一落便要向外走去,只是还没走出几步便被噬拉住:“这就走了?不去见贡淼一眼?”

  再次听到贡淼的名字,又想到那昼思夜想的人儿就离自己不远,他如何不心动?然而他当年所作之事,又有什么颜面去见她?

  思量再三,白昼摇头道:“不必了,有些人还是不见的好,省的二人都是平添烦恼。”

  噬将手松开,从头到脚的打量着白昼说道:“你这时候还真点和尚的味道,现在就回护国寺了?”

  白昼又是摇头:“回不去了,六根不净、凡心未泯,如何能在佛下长跪?

  佛前诵经千夜,不敌这屠刀一瞬,我终究还是放不下,也许我根本就不想放下。”

  说完他轻抚自己的光头,万般感慨道:“本以为削了这三千烦恼丝便不会苦恼,却想不到只是在自己骗自己。

  不怪曾有长者说过,本想遁入空门忘红尘,怎知穿上袈裟事更多啊。。。”

  看是白昼离去的背影,噬还是第一次见到白昼这样孤独的一面,这一刻的他不再是那个让整个江湖闻风丧胆的冷血屠夫,而是一个痴情却不得不绝情的可怜人。

  噬大步跟了上去,对他问道:“反正你现在没了去处,要不要来我的血杀众玩玩?既能发挥你的长处,又能大把赚钱,岂不美哉?”

  白昼回头冷笑:“怎么?你觉得我会甘心屈居在你之下?”

  “血杀众出了名的公开透明,只要能干掉我,直接成为血杀众的新王座呦~”

  “行吧,那我加入。”

  噬脸色一黑:“你的立场能不能坚定一点?这样会显得我很没面子。”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突如其来的一刀,寒冷的刀锋贴着他的鼻尖悍然划过,若非他刚才躲得及时,现在已是变成了地上的两片尸骸。

  白昼冷哼道:“死人不需要面子,其实我早就想领教一下你的瞬光杀剑究竟有多强,十招之内打败我,我便做你的部下!”

  噬闻言狞笑:“十招制服你这个等级的高手?莫说是你,就连我都不信!不过送上门的打手,不要白不要!”

  话音一落便是银光暴起,这一次的瞬光杀剑毫无保留,带着无尽的杀气刺向了白昼的胸膛!

  而这从未失手过的杀剑,竟然被白昼横立的刀身所阻拦,随即狂锋一震便将噬的冥寒荡开,翻手间又是一刀砍出。

  长刀未至,刀芒先出,如要将天地斩断一般的森寒刀芒已是在电光火石之间来到噬的身前,这一刹那手中冥寒急转,配合周身狂涌的内力将其破去!

  然而不等噬再出杀剑,白昼手中的狂锋已经到了他的面前,莫说其上附着的刀芒,哪怕是这妖刀本身的锋芒,噬也不可能接下。

  一切都只发生在刹那的刹那,不论是白昼还是噬,二人出手的速度都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的视力之极,根本无法捕捉二人的出手轨迹。

  噬身体翻转在躲避狂锋的同时反手出剑,凌厉剑芒已是再现,白昼对此竟是不闪不避,一声爆喝响起的同时抽刀回斩,将噬的剑芒破去。

  二人才一分离便是脚下猛然发力,一声轰鸣将大地踏出蛛网般的裂纹,刀光剑影填满了这片空间。

  银白剑芒与灰败刀芒相击,一声炸响带出道道无形的冲击肆意扩散,将山寨内的木房直接震塌。

  八招已过,正是到了第九招的时候,就在白昼抬手出刀之时,终于被噬捕捉到了一个空当,就在这不到五分之一个呼吸的瞬间,冥寒的剑尖便抵在了白昼的咽喉之上。

  噬冷哼道:“只要我再进分毫,你就是被一剑封喉的下场,只用了九招,服了么?”

  白昼虽然受制于人,却依旧是冰冷的神色:“还以为能挡住你十招不败,还是太低估你了。

  接下来一年的时间我会听从你的吩咐,尽量做到不违抗你的命令。”

  噬闻言顿时脸色一黑:“一年是什么鬼?你先前可没说只有一年!还有什么叫“尽量”不违抗啊,你是不是玩不起?”

  白昼冷笑:“自己不说明白,也能怪到我的头上?一只听说你是天下第一智障,今天算是验证了。”

  “你听谁说的?”

  “听我自己说的。”

  噬顿时语塞,率先向山寨外走去:“去桃李村,那里可能藏着件好东西。”

  白昼跟上去问道:“什么东西?”

  “说了你也不知道,跟我走就行了。”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知道?”

  “知道什么叫做凤精么?”

  “不知道。”

  “靠,说你不知道你还不信。”

  “所以凤精是什么玩意?”

  “啥也不是,跟我走就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