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刺客 > 第四十一章 唐门余孽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 唐门余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千面的店铺内,噬再次告别的自己原本的相貌,在千面神乎其神的易容手段之下,化作了一个面色蜡黄的病态青年。

  噬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不禁轻叹道:“你的手法没的说,别说是外人,就连我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

  正如他所言那般,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冷血的天下第二刺客,而是身负灭门之仇的唐门余孽“散魂手·唐三葬”!

  略微活动了一下灵巧的十指,面对微笑的说道:“把我的千机箱拿来,从唐门遗址挖出来的东西都在里面了。”

  “额。。。什么千机箱?不会是那个满是锈迹破破烂烂的箱子吧?”

  看着千面变的宛若吃了屎一般难看的表情,噬顿时感到不妙:“你不会把它扔了吧?”

  千面轻咳两声,语焉不详的说道:“前几天有个收破烂的来了,我看那破箱子你一直也不来拿,就给卖了。”

  噬白眼一翻,险些晕倒:“卖了?你丫的差那点钱吗?”

  事已至此,噬也没有别的办法,欲哭无泪的道:“那啷个整?虽然称号散魂手,也不能一件唐门暗器没有啊~”

  千面两手一摊,表示自己也没办法,就在二人沉默之时,千面突然闪过一道灵光:“地级刺客里有个叫天罗的,好像跟唐门有点关系,要不找他来问问?”

  噬直接说道:“那就赶紧叫来啊?等我给你现场生个猴子先吗?”

  千面面色一寒:“哦,你好了不起哦,还会生猴子,要不你先生一个,看完了我就去给你找,正好他这一两天就会来交任务。”

  听到千面所言,噬眉头一挑:“这么巧?人就在天南城里?”

  千面冷哼道:“无巧不成书,就是这么巧了,难不成我还会提一个你三天都见不到的人么?”

  话音落下,更巧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大汉满身是血的冲了进来,手中拎着一颗滴着血的脑袋。

  见到千面与一个陌生人站在一起,大汉咧嘴露出一抹狞笑:“千面大人,天罗来交任务了,这是唐员外的首级。”

  说着便把人头递了过去,千面一脸嫌弃的看了看并没有接过来:“你能不能注意点?有人跟着血迹过来了怎么办?还有,你把我这弄脏了。”

  最后一句话中已是森寒杀意流露,原本狞笑的大汉顿时变成了一个乖乖仔:“千面大人勿怪,我这就给你收拾干净,嘿嘿嘿嘿。”

  噬所扮演的唐三葬出言问道:“你就是天罗?你跟唐门有什么关系?”

  天罗对千面是毕恭毕敬,但对这位从没见过的唐三葬便没什么好脸色:“你是谁?新来的黄级废材么?我与千面大人说话你也敢插嘴?”

  唐三葬病态的面容上泛起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怎么看都是那样的软弱与谄媚。

  就在天罗冷笑的时候,他已经亲身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散魂手,根本没看清发生了什么,直接就被卸了四肢关节,“噗通”一声直接瘫在地上。

  全身关节传来的痛楚,直接痛的天罗散了魂,一声声哀嚎在店铺中回响。

  千面眉头微微皱起,挥手射出几道真气封住了天罗的几处大穴,止住了天罗难以忍受的痛楚。

  唐三葬又是一脸笑眯眯的表情问道:“你跟唐门有什么关系?”

  一样的问题,天罗却不敢不答,敢当着千面对自己下手,说明此人身份绝对不在千面之下。

  他连忙说道:“我本名叫做唐武,是唐门最后一位门主唐空海的私生子,我干掉了他亲儿子唐厦之后便开始了逃亡。”

  唐三葬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哦,太挺曲折的,那你会制作唐门暗器么?”

  天罗连忙点头:“我会,除了最高级的暴雨梨花针以外什么都会,你需要什么我都能给你做。”

  唐三葬直接说道:“阎王帖、含沙射影、袖里藏刀、千机箱。。。”

  一连说了二十多种唐门暗器,听得天罗脸色越来越黑,这人是真敢开口啊,除了暴雨梨花针以外最高级的全都在列。

  等唐三葬不再说了,天罗极为为难的说道:“内个。。。虽然这些我都可以制作,但是这些暗器需要很多的顶级材料,而且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

  唐三葬指了指身旁的千面:“需要啥跟他说,他这小破店里啥都能搞来。

  东西我短时内就要,给你三天时间,能做什么就做什么,最起码把袖里藏刀这个最有唐门代表性的东东搞出来。”

  这次轮到千面的脸色黑如锅底,他虽不知道这些暗器需要什么,却也知道什么叫做顶级材料。

  “噬。。。额,唐三葬!钱怎么算?你不会打算让我给你垫吧?”

  看到千面吃屎一般的模样,唐三葬冷哼道:“你把我千机箱卖了,难道不赔我一个新的?我那里好玩意老多了,把你这小破店拆了卖破烂也赔不起!”

  千面冷哼道:“你以为我没看过你那破箱子?里面的东西说好听点叫破损的唐门暗器,说难听点就叫唐门废铁!”

  唐三葬傲娇的摇头道:“我不管,我把唐门暗器放你这就变成唐门废铁了,你得赔我一套!”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唐三葬一脸愤懑的丢下身上最后八万两银票之后,直接摔门离去。

  看着还瘫在地上的天罗,千面纠结的说道:“走的这么快,他这四肢关节怎么搞啊?”

  唐三葬走在街上,摸着身上仅剩的十几两碎银不断摇头:“又没钱了啊,去哪接点私活啊~

  还说什么无巧不成书,现在也没说没钱了就来生意这么巧啊,这点钱连坛像样的酒都买不起啊~”

  正这样说着,突然穿着华贵的胖子从身后拉住了他:“这位小兄弟,我观你步伐灵动轻盈,必然是个轻功上乘的练家子,不知道怎么称呼?”

  回头望去,一见这人穿着便能看出是个非富即贵的有钱人,唐三葬咧嘴笑道:“在下“散魂手·唐三葬”,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胖子神秘一笑:“我乃是财神阁的“东财神·金满堂”!正在召集武林高手,要办一件大事,事成之后有白银万两相赠!”

  唐三葬眉头一挑,心中惊叹当真是巧了,正是自己有空还缺钱的时候。

  不过他很快又反应过来:“不对啊,好歹也号称东财神,怎么还亲自上街拉人?

  财神阁虽然听起来很有钱,但在江湖上根本没有任何名气,准确的说是压根没听过。

  再说你口中的大事是个什么玩意?我一个随便从街上拉的人都一万两,怎么像都是在骗我。”

  金满堂顿时哭笑不得,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亲自出面,竟然还被人当成了骗子。

  财神阁在江湖上确时没什么名气,因为财神阁才刚刚成立两个多月,正打算用“这件大事”在江湖上打响名头,让江湖尽知财神阁的存在。

  不过唐三葬所言也没什么问题,于是金满堂耐心的解释道:“我倒不是出来拉人,只会见你步伐灵动必然是一位难得的高手,所以想请你为我做事而已。

  另外我财神阁成立不久,确实没有什么名气可言,不过很快就要在江湖上扬名了,而我财神阁现在缺少高手,却不缺金山银山。”

  唐三葬嘿嘿一笑:“要不你先付我一千两定金花花,等事成之后再把剩下的九千两给我如何?”

  他只是随口一说,根本就不指望金满堂能付钱,却不想金满堂竟然直接拿出一沓一票,一张一千两的银票被塞进了唐三葬的手中。

  “拿去花,对我而言一千两连跟毛都算不上,就算你骗我我也不在乎。”

  金满堂阔绰的出手直接把唐三葬干蒙了,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银票,又抬头看了看身旁的金满堂。

  “不知道金先生说的大事是什么?我唐三葬绝对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啊!”

  看着唐三葬的前后转变,金满堂也不在乎,毕竟他见到的最多的便是为钱折腰的“江湖豪杰”。

  街上自然不是说话的地方,金满堂直接带着唐三葬去了财神阁中,而在这里,唐三葬才知道什么叫做穷奢极侈。

  看着琳琅满目的珠宝镶在墙上,他都恨不得直接去抠几块下来,来填充自己已经干瘪的腰包。

  他戳了戳金满堂的肥硕的手臂:“你们这墙不怕被人偷了么?这玩意看着就价值不菲啊~”

  金满堂呵呵一笑:“财神阁缺少高手,却不缺少护卫,天下前二十的护卫除了第一的“救难天君·北无涯”外都在阁内,谁有这个本事呢?”

  唐三葬在心中冷笑,血杀众前十都能把你这搬空,还真以为那些护卫是铜墙铁壁了?

  不过碍于金满堂的面子,唐三葬还是故作惊讶的问道:“竟然有这样强大的力量?但你为什么说财神阁缺少高手?这些护卫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说到这里,金满堂却一脸唏嘘:“护卫缺少忠诚啊,虽然我们有的是钱,雇佣他们一辈子都绰绰有余,但钱这东西,有命才能花啊。。。”

  唐三葬颇为认同的表示:“可不就是,钱这玩意有命才能花啊,你说我会不会为了活命而背叛财神阁呢?”

  金满堂闻言一笑:“只要钱够多,还是会有人愿意用命去搏一搏,能拿多少钱,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嘿嘿,也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