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刺客 > 第五十三章 不死狂人(二更)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三章 不死狂人(二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来到千面的店里,雷豹直接把那一摞画像拍在他的面前:“见过这个纹身么?”

  千面看了一眼,随即惊异的道:“这纹身我没见过,但画像上这张脸我见过,乃是七百年前的南蛮第一强者“不死狂人·奥拉拖把”!血杀众中还保留着他的画像。”

  雷豹白眼一翻:“你都知道他是奥拉拖把,我还能不知道了?这个九龙纹身才是重点,我记得奥拉拖把是没有纹身的。”

  千面闻言点头:“不错,我看过的奥拉拖把身上不仅没有纹身,就连一条伤疤都没有,难道是他刚纹的?”

  才一说完,千面便发现自己智障了,七百年前的古人从坟墓里爬出来纹身?

  然而雷豹却一脸认同的说道:“保不齐是刚纹的,但是这货不喜欢纹身,怎么突然就纹身了呢?”

  千面见状轻咳两声道:“别拿着玩笑当真理行吗?七百年的人纹身?你去地府里给纹的吗?”

  雷豹一脸怪异的看着千面:“不死狂人活个七百年不合理吗?”

  千面刚想说人活七百年哪里合理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了血杀众假想了七百年的敌人蚩圣,这不就是个活了七百年的怪物么?莫非那奥拉拖把也是不死不灭之人?

  他直接问道:“你的意思是奥拉拖把也从七百年前活到了现在?可是至尊榜上一直有蚩圣和白誓言的名字,却从没有见过奥拉拖把之名,难道不是他已经死了?”

  雷豹同样不确定的说道:“当年白誓言与奥拉拖把联手大战蚩圣,被蚩圣以修罗道破了不死之身,创建南蛮圣战教派之后就下落不明了。

  原本我以为奥拉拖把已经寿终正寝了,但魔教突然拿他说事,搞不好他还活着,但是这个九龙纹身我却从来没有见过,会不会跟他活了七百年有点关系?”

  “这是湘西的练尸术“九龙衣”!以九种毒虫、十八种毒花的汁液绘制九龙盘身之衣,是衣也是“一”,乃是天地间遁去的一。”

  伴随话音而来的,乃是一名面色阴郁的老者,灰白色的皮肤充满死气不含半点生机,就仿佛一个死人一般。

  雷豹冷哼道:“湘西那点玩意我还不清楚?哪有什么九龙衣的说法?你又是谁?”

  千面见到来人直接说道:“他是天级第四十二位的鬼尸,出自。。。湘西。”

  鬼尸并不在乎雷豹与千面的存在,拿起一张画像说道:“这幅九龙衣起码要六代人刻画四百年才行啊。。。

  若是我能有这一样完整的九龙衣,又岂会变成现在这幅半人半尸的样子?”

  听到鬼尸所言,雷豹神色一变,抬手一指剑气纵横,直接震碎了鬼尸的上身衣物,露出了如同干尸一般的躯干,同样灰白的颜色却画着九条丑陋的乌龙。

  雷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你已经死了!你是一具活尸?”

  鬼尸一阵干笑:“是啊,一具活尸啊。。。我出身湘西赶尸世家,死于三十年前的一场意外。

  因为我那个蠢父亲逆天而行,在我身上刻画了一副连入门都算不上的“九虫衣”,导致我成了这幅鬼样子。

  没有感觉,没有感情,每天必须要吸食鲜血才能苟延残喘,生不如死却又不能去死。”

  在鬼尸说话的空当,雷豹打量着他身上的图案,发现这九条乌龙不仅丑陋,更是简陋,与画像中的九龙衣精妙程度差了何止百倍?说是九虫衣当真不为过。

  千面被惊得说不出话来,湘西赶尸之术他好歹听过,但是活尸是个什么玩意?怎么听着跟鬼故事似的?

  他轻咳两声似乎在掩饰自己的无知,随后才说道:“先别管鬼尸是什么品种了,先合计一下这画像是什么意思,难道那个不死狂人被炼成了活尸?”

  听到此言,雷豹眼中神色略起变化,而鬼尸则是摇头道:“非也非也,真正的九龙衣岂会那么简单?

  就连皮毛都不算的九虫衣都能让我化作活尸保留神志,真正的九龙衣便是真正的起死回生之法门。”

  雷豹神色再变,直接追问道:“你先前说真正的九龙衣需要绘制四百年,在湘西的历史上真的有某个家族绘制过完整的九龙衣么?”

  鬼尸没有立刻答话,好像在用自己有些僵硬的脑子回忆,许久之后才说道:“没有,四百年的时间不过是推算出来的,且不说四百年太过悠久,就算是那些毒花毒虫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说到这里,鬼尸又摇摇头,对着千面说道:“目标已经死亡,我按照要求碎成一百零八块撒在卧室里了,你让雇主确认一下就把钱给我。”

  千面没有回答他,而是对雷豹问道:“还有什么要问他的么?没有我就先让他走了。”

  雷豹看了看鬼尸,正要说话却见到鬼尸对自己伸出了一只手道:“我的衣服三两银子,给钱。”

  见到鬼尸这幅模样,雷豹顿时苦笑不得,随手从钱袋里取出一锭十两的银子给他:“不用找了,多买几套备着,你之前是不是就是因为遇上抢劫的,说什么都不给钱就被杀了?”

  本是一句玩笑话,哪知鬼尸点头道:“不错,当时我身上带着家族的货款往回走,结果。。。”

  不等他说完,雷豹便推着他往外走:“不用讲了,现在不是听故事的时候,下次有机会再听,你先走吧。”

  回过身来,雷豹再次对千面问道:“这件事你怎么看?奥拉拖把被人纹上九龙衣的可能有多大?”

  千面一脸苦笑:“说不好,这九龙衣九虫衣乱七八糟的,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以为这是神话故事,倒是应了那句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倒是你怎么看,然你传播画像的人还说什么了?总不会什么都不告诉你,就然你来传播吧?”

  雷豹面色凝重,他已经知道了这是为了什么,他一声轻叹道:“是为了引出白誓言的圈套,白誓言不仅与奥拉拖把同战蚩圣,他们二人更是结拜兄弟。”

  千面神色一动:“想不到他们两个还有这样的关系,那接下来怎么办?这画像传还是不传?”

  雷豹拿起画像凝视着奥拉拖把坚毅的面容,点头道:“传出去,不论是不是圈套,白誓言都必须去一探究竟,有些事情哪怕明知是刀山火海,依旧义无反顾。”

  离开千面的店铺,雷豹走进一家酒馆之中,要了一坛女儿红,又要了半斤酱牛肉,大口大口的咀嚼,却似乎吃不出什么问道。

  就在他吃喝不到一半的时候,一名风尘仆仆的中年走进了门,随意扫了一眼,便一屁股坐在了雷豹的对面。

  雷豹眉头微皱,对这不请自来的人显然不太感冒:“你似乎连基本的礼节都不懂,和你这身穿着还真是不怎么搭配。”

  中年一身金丝白袍,一眼就能看出价值不菲,面容肃穆威严,显然也不是平头百姓。

  只见中年微微一笑,招呼小二再拿一只酒杯过来,随后才对雷豹说道:“将死之人何必浪费这样的好酒?倒不如赠送于我,也好给你处理个身后事。”

  话音落下的同时,雷豹眼中神色一变,原本抓着牛肉的双手已经同时按在刀柄之上,“铮”的两声鸣响已是双刀出鞘。

  二话不说提刀便砍,虽然没什么高明的刀法蕴含其中,却胜在了一个“快”字上。

  白衣中年脸上笑容不变,右手抬起便是“铛铛”两声,竟是以手指弹击刀锋将双刀打出两个缺口!

  雷豹面色再变,已是一脚踢翻座子猛地抽身后退,而白衣中年人依旧是那副满面笑容的模样,周身真气一放直接将桌子震碎,同时抬手将剩下的半坛女儿红稳稳接住。

  见对方实力深不可测,却不在自己的记忆之内,雷豹盯着他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

  中年将酒坛放在面前嗅了嗅扑鼻而来的酒香,摇头轻笑:“自从闭关以来倒是很久没有喝过酒了,这一趟倒是也没白走。

  至于我的名号,倒是不介意告诉你,我便是神武宗宗主“分神指·白乐志”!

  至于为什么杀你,呵呵,我要去见血杀王座,正好用你这红月余孽的脑袋做见面礼。”

  雷豹听了心中直接骂娘,你要是能把我脑袋拧下来,还见个锤子的血杀王座?

  但这里显然不是坦白自己身份的地方,雷豹眼睛滴溜溜的一转,立刻便有了主意。

  只见他双刀一正一反握在手中,已是摆好了决一死战的架势,白乐山见状又是一笑:“勇气可嘉,真是有我少年时的影。。。额。。。”

  还不等他说完,眼中的欣赏已是完全变作了错愕,因为雷豹在运足了气势之后,竟然一声爆喝转身逃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破关而出不久的白乐志没反应过来,在愣神的这短暂的时间里,手上的酒坛“啪”的一声跌落在地,摔了个粉身碎骨。

  白乐志低头看了一眼,心疼的神色一闪而过,下一个瞬间已经追了出去,脸上笑意不存唯有杀机蔓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