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刺客 > 第五十九章 杀人诛心

我的书架

第五十九章 杀人诛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哪怕蚩圣不做点评,噬也同样清楚自己的短板,不过这七百年他除了以杀磨剑之外,也学到了不少秘术。

  正所谓江湖带有人才出,一代新人胜旧人,整整七百年岁月之中怎么可能不出几个天纵奇才?

  而蚩圣似乎已经猜到了噬的想法,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想用一些后辈武者缔造的秘法,来短暂的提升自己的实力是么?

  是五百三十年前“武鬼·奈何天”的散魂裂魄大法,还是三百三十年前“武尊·张三丰”的真武通玄奥义?又或者是二十年前“魔尊·混天君”的百川归海?”

  噬闻言冷哼:“你知道的倒是不少,看来这七百年你也没少出来活动,想必奥拉拓拔的尸骨也是你亲自挖的吧?”

  蚩圣微微点头:“毕竟是曾与我一战的强者,总该给他一点尊严,若是派别人前去未免太轻视他了。”

  拓拔妖娆虽然在威压之下站不起身,却依旧娇声厉喝道:“蚩圣你连我族先祖的坟墓都刨了,居然还有脸说是给他留有尊严!难道你不懂什么叫死者为大么?”

  面对拓拔妖娆的质问,蚩圣却不以为意:“死者为大的前提是他死了,可是他现在却活的好好的。

  不过话说回来,他的体质属实强悍,以九龙衣复生之后,竟然连同他的不死之身一同恢复了,还真是有趣呢。”

  就在他说话的同时,一道黑影竟然无视威压,猛地向他扑去,抬手便是一拳打向蚩圣的面门!

  这黑影并非是站着的三人之一,而是九阴真人操控的夜叉!而这一次突袭显然超出了蚩圣的料想,又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想过这个世界上还能诞生夜叉!

  抬手将这一拳轻轻拦下,蚩圣的眼中多了一丝惊异:“这是。。。夜叉?怎么可能。。。难道。。。

  呵,白誓言啊白誓言,你同样清楚战尸需要灵气才能达到夜叉的高度,难道你现在还看不明白么?

  恐怕不需要我们去想办法,逍遥山的屏障也会在几年后自行破开,否则灵气是不会泄露出来的。”

  噬没有回话,因为他已经在运行从奈何天那里偷师而来的散魂裂魄大法,准备以瞬光杀剑最终奥义殊死一战。

  蚩圣自然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却并没有打断噬的运功,因为他要击败最强状态下的噬,让他明白自己便是“天命”。

  随手将夜叉甩了出去,“嘭”的一声闷响就镶嵌在了皇宫的墙壁之中,见到夜叉都不是蚩圣的对手,九阴真人立刻不敢再有丝毫异动。

  蚩圣再次看向拓拔妖娆:“拓跋氏族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尊主,你有资格与我共享长生,又何必为了“杀死我”这个不可能的目标而失去生命呢?

  拓跋氏族的守护神已经在昨天进入逍遥山中,没有他的拓拔氏不过是一只纸老虎而已,向我臣服便可以令种族保全,你打算怎么做呢?”

  “挖人祖坟还想让人家听你的话,蚩教主当真是好大的威风!在下白天涯,有一剑想请蚩教主赐教!”

  白天涯一声爆喝,这一刻他已经聚集起毕生功力,抛弃速度只求力量,因为他知道以蚩圣此时的自傲,绝对会正面接下这一剑!

  果不其然,蚩圣饶有兴致的说道:“你不愧是白誓言最优秀的后裔,若是能活过今日,你日后的成就必将超越他!

  只冲这一份绝世的资质,我便如你所愿接下这一剑,只是这一剑之后你未必还能活着。”

  此时白天涯双手持剑,已是蓄尽全力:“习武之人岂能畏死?敢问蚩教主年轻只是可曾害怕过死亡?”

  蚩圣竟然出乎意料的点头道:“年轻的我真的很怕死,那时我一心一意的只想在混乱的西域活下去。。。”

  说到这里,蚩圣便不再说下去,因为他白天涯已经出剑了,那是一道在场众人从未见过的璀璨剑芒,这一刻金銮殿已经被渲染成金色的海洋,唯有金芒是这空间的唯一。

  然而这一剑却只迎来了蚩圣的屈指一弹,下一个刹那,那仿佛无坚不摧的金芒便彻底溃散,内力用尽的白天涯心中惊骇欲绝:“这是。。。这是罡气!你已经到了炼芒成罡的境界!”

  蚩圣闻言轻笑:“这有什么奇怪么?你的先祖现在不也是能用使用罡气了么?”

  白天涯闻言扭头看去,此刻的噬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全身缭绕的真气竟如实体般的水晶琉璃一般,如梦似幻令人看得并不真切。

  噬长吐一口浊气:“你还真是自信啊,竟然给我时间让我施展散魂裂魄大法,你这样让我心里很没底啊。。。”

  蚩圣突然拍了拍手:“给你介绍几个老朋友如何?我在皇宫之巅等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伴随他的掌声落下,四道人影自黑暗中走出,除了脉剑锋之外,竟然全是赤膊纹身的汉子,而所纹的竟然全是九龙衣!

  看到这三具活尸的面容,噬的瞳孔猛缩,已经完全控制不住心中的悲怒之情:“蚩圣!你太过分了!”

  这三具九龙活尸生前是何人?自然都是七百年前与蚩圣敌对之人,其中之一自然便是当时的南蛮第一高手“不死狂人·奥拉拓拔”。

  剩余二人,其中一人身形干枯,头顶十二枚戒疤整齐排列,赫然便是七百年前的少林主持“降龙尊者·忌心圣僧”!

  最后那人面容虽有损毁,却依旧是异常俊秀,甚至给人一种心痛的残缺之美,他便是七百年前的北疆第一高手“圣灵天尊·东方无忌”!

  昔日战友以活死人之身再现面前,更要以命相搏,这让人如何接受的了?哪怕是心中无情的噬,也无法接受!

  银光暴起,噬已经越过三尸一人一剑刺向蚩圣,然而一道黑影闪烁而现,正是奥拉拓拔!

  一拳打出的同时躯干上的九龙衣黑光流转,竟然爆出一发罡气,将噬的杀敌一剑正面打破!

  见奥拉拓拔将蚩圣挡在身后,噬失声道:“拖把!你还记得我么?我是白誓言啊!”

  蚩圣见状冷笑道:“难道你不忍心下手么?当年你我之间的友谊,难道就不如你和奥拉拓拔之间深厚么?

  你可还记得当初你对我出剑的时候是多么无情?又是多么果决!那个时候我是多么的心痛!

  现在的奥拉拓拔不过一具活尸,难道你都下不了手么?还是你知道九龙衣的玄妙,在祈祷他恢复神智?”

  铁天君朗声喊道:“噬!你是这个世上最强的刺客!只要目标未死,你的剑就不能停下!”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与这三具活尸没有半点关系的铁天君直接一拳打向东方无忌,紧接着就被一脚踢飞。

  这东方无忌竟然同样爆发出了罡气,就连身体达到蜕凡境界的铁天君都难以抗衡。

  威压在这一刻消失了,蚩圣的身影已经从面前消失,但噬却清楚他就在皇宫的最高处等他,等他亲手断绝奥拉拓拔最后的生机。

  九龙衣不同于其他的炼尸之法,那是真正能让死者复生的神术,若是究其根源,也能追溯到逍遥山中,而噬也隐隐约约猜到了这神乎其神之术的来历。

  杀死奥拉拓拔么?他做不到,这无关于情感,而是一种本能,奥拉拓拔是他这七百年岁月中最思念的两个人之一。

  他的瞬光杀剑已经失了锐利,而奥拉拓拔却是出手狠辣招招夺命,甚至用的还是他生前创出的狂杀拳。

  其实蚩圣已经在这九龙衣上倾注了无数的心血,让奥拉拓拔与真正的复活只差生前的记忆而已,他要的就是白誓言亲手杀死奥拉拓拔,彻底打破他的心境。

  通俗的讲,蚩圣便是要杀人诛心,但此刻站在皇宫最高处的蚩圣却陷入了沉思:“我真的还能像当初那么果断的杀他么?这悠悠的岁月我还要一个人走多久?”

  金銮殿内的高手已经全部恢复战力,但他们的战力在脉剑锋和九龙活尸的面前却显得那么可笑,哪怕拼近全力,也接不住一道罡气级别的攻击。

  脉剑锋反而成了魔教高手中最弱的一个,跟着白乐志一块来的圆寂和李老道直接对其夹击,举手投足间都是狠辣杀招,丝毫没有半点出家人和修道者的慈悲。

  见自己被小看,脉剑锋一声怒吼,随即身形暴涨,漆黑细密的鳞片将他的体表覆盖,已是化作修罗道的魔物。

  道门至宝的木灵剑已经出现在李老道的手中:“今日请宝贝觉醒,还这世间一片清明!”

  话音落下,李老道已是咬破舌尖将一口精血喷在木灵剑上,紧接着便看到木灵剑将血液吸收,化作一柄泛着诡异红光的杀剑!

  此时所有人都已经使出了浑身本领,想要将魔教的三尸一人尽数歼灭于此,他们对付不了蚩圣,难道连蚩圣手下的活尸都敌不过么?

  一场大战在金銮殿内上演,若非金銮殿足够宽敞坚固,此时便已经在这惊世骇俗的一战中化作废墟。

  噬与奥拉拓拔不断缠斗,他有信心一剑削了奥拉拓拔的脑袋,却始终挥不出那必杀的一剑,他不断的讲述着过去的事想要将奥拉拓拔的记忆唤醒,可惜徒劳无功。

  而他也清楚自己现在的修为维持不了多久,必须速战速决,杀与不杀,成了一个两难的抉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