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司女马男 > 第二十五章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人在湖里冒了几个泡,就再也没了动静。
湖边的司马两家人,再也不顾日本兵的阻拦,一起涌到湖边,排成了几道人墙,阻止日本兵往湖里放枪。
过了一会儿。
马老爷子在湖边放上一张四方的供桌,摆上供果,焚着三柱香,插到装满五谷的瓷碗里,马老爷子躬身而拜,其他人不论年龄、不论辈分、不论男女,齐刷刷的跪了下来,每人手里拿着焚着的三柱香高声齐呼:司女马男!一路走好!
傲雨扶着司震虎没有参与祭拜,提前回去了。
她心里也在祈祷:一路走好呀!一路顺利呀!
只有她知道,她的祈祷和其他人不一样。
“我的祈祷但愿能够成功,不要出什么差错呀!不会,一定不会!”想到这,傲雨心下轻松了不少。
他扶着司震虎,感觉这就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了。
她几次想叫爹爹,却又咽了回去。
司震虎回去以后,就一病不起了。
傲雨就在床前照顾着,非常细心,这让司震虎很是欣慰。
傲风、傲雪和马龙回到山寨后,悄悄的发展自己的力量,马龙和傲雪返回了马家山寨;傲风留守司家山寨。她们派出了可靠的人,潜回了响水镇,侦查日本人的情报,伺机给天来、傲竹以及水牛报仇。
傲风想给马龙和傲雪张罗结婚的事,傲雪和马龙没有同意,她们要等到报完仇,再考虑结婚。
傲雪和马龙虽没有结婚,但她们过着幸福的日子。
马龙和傲雪继续打出了马家有男的旗帜,呼应着傲风的司家有女。
司家两家敢于夜袭响水镇,以及天来和傲竹沉湖的事情,不但传遍了响水镇,也传遍了整个晋南地区,现在广大热血青年听说司家有女、马家有男的旗帜没有倒,又屹立在晋南的天空,所以纷纷前来投奔,两家的人马早已不是司马两姓的队伍了。
司家有女、马家有男就是两面旗帜,两面不倒的旗帜,两面民族生生不息的旗帜。
傲雪除了和马龙一起训练新兵,就是听马龙讲革命理想的事,其实说实话,现在马龙也没什么可讲的了,知道的都讲完了。
马龙之前是马向前介绍的入党,那时他们有组织生活,即使后来他和水牛、大壮还能成立党支部,互相学习探讨,也和上级的党组织有联系,可现在,晋南的党组织受到了很大的破坏,他已经好久没和组织联系了,身边的党员也只剩他一人,他迫切的希望找到组织,在组织的领导下进步、战斗。
民国二十七年九月,美代子基本将响水镇周边的抗日武装“肃清”后,返回了太原城,也许她还会返回响水镇,因为这里终将是她的宿命。
看似平静的响水镇,却暗潮涌动。
傲雨自从二蛋出事后,就和党组织断了联系,等着等着,她终于盼来了好消息:上级组织向响水镇派来了特派员,具体负责组织党建和抗日工作。
以前傲雨她们联系都是“横向”联系,也就是平级单线联系,有一个环节断了,也就没了联系,这也是地下组织没有办法的事。
但是由于响水镇周围地下组织破坏的非常严重,许多党员牺牲或被捕,即使是幸存下来的党员也是“各自为战”,没有了统一的组织,为了将这些党员联系起来,进而发展更多的党员,迫切需要统一的组织,把党组织的工作“纵向”联系起来。
民国二十七年十月,司家大院。
傲雨刚刚送走了岳鹤吾,这次岳鹤吾是来提亲的,傲雨没有办法,答应他等司震虎病好了,从床上起来,就会考虑这件事情。岳鹤吾知道司震虎确实病了,眼看着也要能起床了,想想司傲雨说的也是人之常情,放下“聘礼”不情愿的走了。
不过司家大院马上要迎来两件喜事:傲竹张罗着给根生和磨盘各成全了一门亲事,根生娶的是马家的女子,磨盘要迎进门的是傲雨以前的贴身丫鬟小翠。
要说这小翠和磨盘也算“青梅竹马”,同在司家大院长大,又同样是傲雨身边的人。
小翠喜欢磨盘,尤其是磨盘当上保安团小队长后,和磨盘一样从小没有亲人的小翠,看向磨盘的眼神就和以往更加的不同。
小翠的心思,傲雨知道,他找来小翠,小翠红着脸:一切全由小姐做主。
和磨盘的谈话费了些周折,一开始磨盘说,他还不想成家,后来又说和小翠不合适。
傲雨就撮合他们,给他们安排在一起干活的差事,并让小翠主动些,两人的谈话就多了起来,后来两个苦命的人,也算越聊越投缘。有一次,磨盘喝多了酒,长叹一声:这都是命呀!不要太强求了,我要是不结婚,“三小姐”也不会安心,罢了罢了!小翠也是个苦命的人,就答应了吧!
不过他心里暗暗发誓:今生一定要保护好三小姐,因为只有这样才对得起,傲雨叫他的一声:磨盘哥。
傲雨把岳鹤吾运来的聘礼,送给了小翠做嫁妆,小翠满心欢喜,自不必说。
这一日,一队一行三人的皮货商来到镇上,走进司家的货栈。
主家一人,领着两个伙计,从穿衣打扮,言谈举止,以及五匹高头大马所载的货物上判断,一看就是个大买卖。
主家倒也年青,二十一二岁的样子,眉目清秀、地阁方圆、仪表堂堂、气宇轩昂,可以称得上是“美男子”。
美男子径直来到柜上,点名要见当家的,掌柜的连忙迎出来。
“在下姓李,名三川,太原皮货商人,有生意要求见你们当家的,万望通禀!”美男子忙冲掌柜的作揖。
“李先生!我们当家的一般不见客,生意上的事,由小的我全权处理。”掌柜的恭敬的说。
“这笔买卖太大,如果您不予通禀,我们就去对面客栈了。”李先生不卑不亢,语气平缓的说。
“那好吧!”李先生稍等。
掌柜的差人通报去了。
sitemap